沈欢是个外企白领,眼看端午小长假快到了,他想回一趟老家,可抢不到高铁票,他只好买了一张慢车站票。
  
  到了放假那天,沈欢轻装上阵,只拿了一个小皮包,挤上了回家的火车。车厢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人,沈欢好不容易在过道处找到一个身分。这时,有个农民工模样的男人挤了过来,手里还拎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桶。沈欢不禁皱了皱眉,厌恶地转过了头,开头刷微信派遣时间。
  
  忽然,农民工一屁股坐在了塑料桶上。沈欢瞟了一眼,心想,这桶太脏了,换了他,是绝对不会坐的。农民工是个自来熟,抬起头笑眯眯地问沈欢:“兄弟,你也是回老家?”沈欢不想和他说话,模糊地回了一声“嗯”,就转头望向了窗外。农民工有些自讨没趣,就不再说话了。
  
  沈欢站了一会儿,忽然以为烟瘾犯了,忍不住掏出一根烟,看了看四周,最后放在鼻尖闻了闻,又放回了口袋。旁边的农民工见了,又说话了:“兄弟,你是不是没火?我这边有!”说罢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劣质的打火机。
  
  沈欢摆了摆手说:“不消,我……我就是想闻一闻!”
  
  农民工很实诚地说:“哦!你……你要是想抽烟,就问我要!”沈欢点了点头。
  
  一小时后,火车抵达了一个小站,停了下来。列车员打开车门,沈欢急匆匆地走到站台上,点上一根烟,刚吸了一口,那个农民工也叼着烟走了过来,狐疑地问:“兄弟,你不是有火吗?刚才能吗不在车上抽?”
  
  沈欢有点不好意义地说:“我却是想抽,可旁边有小孩,抽烟对小孩不好!”
  
  农民工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心情:“原来是这样呀!你说得对,抽烟对小孩不好,待会儿上车我就不抽了!”
  
  这时,沈欢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流动的小商贩,便急忙跑过去问:“有没有小板凳卖?”对方摇了摇头。沈欢正感到失望呢,农民工也跑了过来说:“同志,来一份报纸!”说罢,他递上了一块钱。沈欢有些惊诧,这个农民工还喜欢看报纸?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
  
  很快,站台上的哨声响了,沈欢和农民工赶快上了车。沈欢忍不住问农民工:“真看不出来,你平时爱看报纸?”农民工乐了:“我大字不认识一个,一直不看报纸!”
  
  沈欢惊诧极了:“那你买它干吗?”
  
  农民工抽出一张报纸,小心翼翼地铺在塑料桶上,笑眯眯地说:“兄弟,你坐一會儿吧!刚才肯定站累了!”沈欢愣了一下,摆摆手说:“不……不消,我不累!”
  
  农民工憨憨地笑着说:“你别客气,我还想感谢你呢!”
  
  沈欢纳闷地问:“感谢我什么?”
  
  农民工有些不好意义地说:“谢谢你提醒我,车上有小孩,不克抽烟。你们有文化的人,就是懂得多,想得周到!这一路很长时间呢,咱俩轮流坐吧!”那一刻,沈欢真有些无地自容,之前自己还挺嫌弃对方呢。
  
  望着农民工真挚的眼神,沈欢终于点点头说:“好!我坐!”说完,他将报纸收起来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这下,轮到农民工惊呆了:“呀!怎么不垫报纸了?会不会弄脏你的裤子?”
  
  沈欢笑笑说:“不脏!你能坐,我金龙游戏平台不克坐?更何况,报纸是用来看的!”
  
  农民工乐了:“行!那我就不打扰你看报纸了!”
  
  说完,他蜷缩着身子,靠着角落打起了盹。沈欢瞅了瞅手里的小皮包,将它轻轻垫在了农民工的后脑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