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学会了简单、明智地生活,
  
  望着天空,向上帝祈祷,
  
  学会了在夜幕降临前久久徘徊,
  
  以使多余的不安感到疲惫。
  
  当牛蒡在峡谷中沙沙作响,
  
  红黄相间的花楸果串低垂,
  
  我写下快乐的诗句——
  
  关于易朽的生活,它易朽而华美。
  
  我回来了。茸茸的猫咪,
  
  溫柔地打着呼噜,舔着我的手掌,
  
  在湖畔锯木厂的塔楼上,
  
  闪耀着敞亮的灯光。
  
  安宁偶然会被打破,
  
  一只白鹳鸣叫着,飞上屋顶。
  
  如果你来敲响我的房门,
  
  我以为,我甚至都不克听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