弗里达·卡罗,生于1907年,墨西哥女画家,她画得最多的是自画像。她说:“我画自己,因为我经常是孤独的;我画自己,因为我最了解自己。”
  
  6岁时,她得了小儿麻痹,右腿萎缩曲折。18岁时,她遭遇了车祸,脊椎断裂,身体多处骨折,右腿11处碎裂,她整个人是靠着密密麻麻的钢钉固定起来的。医生说,弗里达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走路了。
  
  弗里达躺在病床上,闲极无聊,就想到一边照镜子一边画自己。画着画着,她竟然能走路了。以后她嫁了人,丈夫迭戈·里韦拉是墨西哥著名的壁画师。
  
  1953年,因为肌肉坏疽,弗里达的右腿被截肢。1954年,弗里达在墨西哥举办个人画展。那天,她让人用一张大床把重病的自己抬进展厅,唱歌、喝酒,非常愉快。几个月后,弗里达去世,年僅47岁。
  
  弗里达曾特地加高右脚的鞋跟和左脚的鞋子取齐,告诉自己“我不残疾、不瘸腿”;她把截肢后使用的假肢绑上红丝带,让它看上去美丽点儿。她一共做过30多次手术,身体已经支离破碎,但她还是不抛弃、不抛弃,把生命这朵花开得既浓艳又热闹。
  
  什么是胜利?胜利就肯定是鲜衣怒马、肯定是一帆风顺、肯定是万里晴空吗?不!能在困难岁月里多活一天,也是胜利;能在苦痛伤心里多活一天,也是胜利;能在困难岁月和苦痛伤心里直面自己、看见自己、表示自己,这应该算是很大的胜利。